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详细新闻
诗意的交响 ——谈王嘉澍油画“有意味的形式”
点击率:4812 时间:2013/1/5 15:06:39 作者:田瑞杰

 

    王嘉澍是当代杰出油画家,他的绘画不是对目然景观的具体描摹,也不是故弄玄虚的信笔涂鸦,他所营造的,是一种充满东方精神的美妙意境,是他对大由然生命奥秘的独特发现。在他的作品尤其是山水作品里,我们很难找到完全具体的物象,但是,其作品中形与色的完美结合所产生的浓厚的东方意蕴,令读者产生强烈的的共鸣,华丽的色彩乐章,令人感到阵阵颤栗……。在中国古典美学、西方古典艺术精神和现代西方绘画理论滋养下,王嘉澍继承中国文化传统,吸纳了西方现代艺术成果,把中国传统绘画的东方情韵和西方现代绘画形式奇妙地结合起来,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

    塞尚发现了物体的灵魂,剥开物的皮肉去看它的骨头;毕加索热衷于打碎现实,再按照自己的意思重组世界的和谐,寻求的是对艺术世界的主宰与再创造;蒙德里安面对多彩的自然,只是归纳提炼他所需要的横条与竖条。大师们如此挖空心思的探索,无非就是为了寻求一个艺术表现的可能性,艺术形式的创新罢了。艺术总是在变化之中,唯有变,唯有不断创新,才能产生优秀的艺术作品,艺术才能不断进步、不断前进。王嘉澍的创作亦顺应这一规律,在表现技法上积极开拓新的表现形式。他在用笔及油画刮刀表现的技法上,充满着一种交响音乐的协奏性;这种音乐与色彩的结合,自然与技法的结合,达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。他选取那些生活场景中常见但是非常动人的自然物象,把西方印象派的油画色彩与中国水墨画的笔情意趣、抽象意象和造型手段结合起来,用高度凝炼的东方精神,来表达自己对生生不息的宇宙、自然和生命的体悟。王嘉澍以他诗人般的才情、过人的胆识、独特的感觉和对艺术真谛的领悟获得了成功。

 

    王嘉澍《老村》

   

    如果说是油画作品里所包含的表现形式的诸多因素,使画家与其他画家区别开来;不如说是他的审美精神促成了他的画风。没有精神的“形式”行而不远,这是很多艺术家碰壁的主要原因。王嘉澍作为卓有才识的油画家,他在探索“有意味的形式”之外,并不满足于平涂直抹的机械创作,而是把艺术创作建立在深厚的理论基础之上。他积极研究西方现代艺术,并用现代艺术的观念来审视和剖析古典美学的精华,在他的笔下,物象总是不断地被打破、被肢解,他用自已的方式对物象进行新的再现和组合。传统中国画的理念,诸如气韵生动、意生象外等精华,也被他纳入视野,并运用到油画创作中,他的画面构图,貌似随意,却别有天机,这在一定程度上,得益于他在中国画艺术的潜移默化和修养。博采众长,兼收并蓄,任物而立,随类赋彩,使得造型、构图、意象交织在一起,这些艺术创作“符号”共同构成了王嘉澍作品的独特面貌,那大块涂抹的艳丽,那不拘小节的黝黑,那似醉非醉的朦胧,爽快优雅的情绪,无不传达出作者对艺术的痴痴追求。王嘉澍的作品包含许多艺术美的因素,而使这些“形而下”者活起来、串起来、融合起来的奥妙就在于王嘉澍心中的“道”,在于王嘉澍对中西艺术的把握和衡量。

 

    王嘉澍《万籁此俱寂,惟有钟磬音》

 

    王嘉澍的油画色彩绚丽,光影迷离,引人走进一个超越了客观实体的意象世界。他显然深受法国印象派画风的影响。他的画不作拘谨的细部雕琢,而注重总体的印象。在他的油画山水中,天空往往被高耸的物体挤出边缘,膨胀的体积和巨大的色块,以粗旷的线条勾勒,犹如山峦森森然地耸立在你面前。画面上强烈的色彩,犹如交响乐团发出的轰鸣。这幅名为《早春图》的画作,蕴含着春天万物复兴的主题。江南秀润清丽的山水给他带来无尽的灵感,画家用丰富的色彩和新异的形式表现了这一主题。充满中国画大写意精神的信笔涂抹、随意挥洒,描绘出他心中的风景,令人联想起牧歌里的春天,繁华但不失幽静与优美。在他的《万籁此俱寂,惟有钟磬音》中,晨曦下的山野风光被描绘得如此灿烂辉煌,小桥两边的山石和建筑物,蒙着幽蓝的夜色,平静的水面被高挂的月亮照亮,反射出耀眼的银光。斑驳陆离的水面像正在融化的金属溶液,呈蓝色,呈灰色,呈银色,像巨大的宝石,在即将退去的夜色中闪闪烁烁,那瑰丽的色彩在画面上流动着、跳跃着,充满着音乐般的旋律。画家以富有激情的粗旷笔触,灿烂而响亮的色彩,在这里获得了最大程度的戏剧性效果。

 

王嘉澍《朝圣》1

 

    王嘉澍先生以充满丰富想象的创造力去创作与开拓抽象、意象空间和色彩绚丽的现代油画艺术领域,其作品丰富多彩的艺术语境,把人们引入现实与梦幻交融的神奇意蕴,体验孩童般的天真烂漫,启迪智慧、感悟人生,感受着艺术家与其作品的精神光辉,这是西方现代派艺术精神与东方文化神韵碰撞融合的结果。王嘉澍先生油画艺术的意象美,不仅糅入了他对于艺术哲学的思考,更缘于其对人生对生命的艺术感悟,体现出博大的文化襟怀与匠心独运,在点化激活了西方绘画艺术形式的同时,润物细无声地潜入东方文化精神内涵,开创了抽象、意象、心象浑然一体的中国当代油画的个性风貌。在王嘉澍先生的油画作品中,始终有一种闪烁不定、忽隐忽现、稍纵即逝的灵性,诚如《老子》所道:“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”他的油画语境中“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”的抽象意象元素,呈现出中国古老的文化精神与西方现代艺术潮流融合的精神指向。“大音希声、大象无形”,没有声音的音量是最大的,没有形象的形象是最大的。王嘉澍的很多作品中没有具体的形象,但它是最大的形象,隐含着更多的审美信息和艺术含量。在他近期的作品中,采用了更加意象的表现形式,艺术语言也更加简洁与凝练,进入了一种完全自由的创作境界,更加接近老子的精神,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”,阴和阳在“气”中得到统一。他的作品比之先前更为大气,更为自由,更为奔放,更加气韵生动了。我们解读他的作品时就更容易被他创作时的那种激情所感动,共同进入一种无我之境界,一种真正有生命力的意象世界。

 

    王嘉澍 《爱莲说》

 

    王嘉澍坚持不懈的艺术探索所取得的优秀成就,给当代中国油画坛及艺术工作者们以明确昭示:中国画坛、中国油画要在世界上立稳脚跟,必须走自己的路;吸纳中国传统绘画的精华,当是重要原则。虽然油画传入中国已近百年,但由于历史的、社会的和文化传统的原因,基本面貌仍是写实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因此就应该忽略写实油画中“写意”的成分。欧洲油画发展到印象派,开拓了从写实向写意的过渡,莫奈的《睡莲》被人们赞叹为“大写意”,欧洲人的探索和创作对于我们的画家应该是有启发的,中国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和传统,有几十年严谨扎实训练有素的写实功力和基础,在探索中国油画“有意味的形式”上,中国画家应该是更有作为的,王嘉澍所作的探索和努力,对于当今中国油画形式与语言的发展无疑是有价值和有意义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
公司介绍 | 领导成员 | 合作信息 | 诚聘英才 | 公益事业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2006-2012 北京和平之旅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.peace-art.org